生活在中亚的韩国人pdf下载

生活在中亚的韩国人 5 月 10~14 日,韩国总统李明博首次访问中亚,第一站是乌兹别克斯坦,第二站是哈萨 克斯坦。韩国媒体在介绍李明博此次中亚之行时称,目前生活在中亚的 35 万朝鲜族人拉近了 韩国与中亚各国的距离。那么,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朝鲜族人出现在中亚呢? 1.中亚朝鲜族成韩国政治资源 韩国能源严重缺乏,现在已是世界第四大原油进口国。韩国需要中亚的石油、天然气、 金属矿产等。仅在乌兹别克斯坦一国,就有韩资企业 140 多家,投资主要集中在铀矿、金矿 开采等领域。 中亚朝鲜族是韩国政府重要的政治资源,韩国与中亚国家发展关系有一定优势。 韩国也日益重视中亚朝鲜族,期望他们能促进韩国与中亚国家的关系。 目前,中亚的朝鲜族人有 35 万,其中乌兹别克斯坦约 23 万人,哈萨克斯坦 10 万人,吉 尔吉斯 2万人,土库曼斯坦 5000 人,塔吉克斯坦有 1000~2000 人。 2.18 万朝鲜族曾被斯大林强迁 早在 19 世纪 60 年代,就有朝鲜族为了生计而移民到俄国,他们多是一些无地的穷苦农 民,或遭官府迫害。19 世纪末,也有一些被日本殖民当局迫害的朝鲜爱国者进入俄国。俄国 当局对朝鲜族的态度很矛盾。一方面,沙俄需要外来移民去垦荒;另一方面,又担心这些“亚 洲人”大量定居,会成为邻国向俄国提出领土要求的理由。到十月革命前夕,俄国住着近 10 万朝鲜族人,主要居住在远东地区。他们大多是举家迁徙,并竭力成为俄国臣民:信仰东正教, 努力学习俄语,并把孩子送到俄国学校。 苏俄内战期间,绝大多数朝鲜族支持布尔什维克,原因是:布尔什维克承诺消除对少数民 族的歧视;平均分配土地——而多数朝鲜族都是无地或少地农民;结束帝国主义,而朝鲜就 是日本的殖民地;日本还是远东白匪的主要支持者,朝鲜族仇视日本,因而积极支持布尔什 维克。到 20 世纪 30 年代,远东朝鲜族得到发展,苏联政府给分配了土地,还办了朝鲜文的 报纸。但是,随着苏日关系的恶化,斯大林政府认为远东朝鲜族是“准日本人”,是潜在的日 本“间谍”,因而朝鲜族的厄运降临。 1937 年 8 月 21 日,斯大林政府强迁 18 万名居住在远东的朝鲜族到中亚,许多人在强迁 过程中死去。十月革命后提拔的朝鲜族党政领导人几乎全被消灭,朝鲜族军官和大多数受过 高等教育的朝鲜族都坐牢,好多人还死在狱中。朝鲜族被分散到中亚各地,主要居住在乌兹 别克共和国和哈萨克共和国。但在小范围内,朝鲜族过着聚居生活。在中亚的未开发地区, 朝鲜族建立了很多集体农庄,大部分都保留了在远东时的名称:“北极星”、“北方灯塔”等。 曾有大批朝鲜族被迁到哈萨克共和国,但是,朝鲜族更愿与同是农耕民族的乌兹别克族生活 在一起,因而纷纷迁居乌兹别克共和国。当时,朝鲜族可以上大学,有时还可担任公职,可 在中亚范围内迁居,但不能参军,须参加强制劳动。 3.苏联“摇滚之父”就是朝鲜族 20 世纪 50 年代末,俄语已经成为中亚朝鲜族青少年的母语,在很多朝鲜族村落里,朝 鲜语只是作为外语来教授,且范围很小。朝鲜族的语言已与当地人趋于一致。朝鲜族与其他 民族通婚的现象很普遍,到苏联解体前夕已达 40%。到 20 世纪 80 年代,朝鲜族遗忘母语的 现象已很严重,许多苏联的朝鲜族已不会说朝鲜语,有一次,一个国际音乐会需要朝鲜语翻 译,结果在整个乌兹别克共和国都找不到合适人选。 1953 年到 1957 年间,赫鲁晓夫政府为朝鲜族等被流放民族平反,但仍有一些不成文的 歧视性政策:例如,朝鲜族军官只能担任中校以下的军官;党的职务最多只能担任州党委书记。 到 20 世纪 70 年代,朝鲜族可担任加盟共和国部长和苏联副部长,甚至可在苏联内务部任职。 许多朝鲜族成为医生、工程师、律师、学者,甚至科学院院士。在 20 世纪 80 年代,还涌现 出一些朝鲜族的名人。 被称为苏联“摇滚之父”的维克多崔(1962~1990)就是其中之一,他的父亲是朝鲜 族,母亲是乌克兰族。他是苏联最受欢迎的歌手之一,在戈尔巴乔夫改革年代极为活跃,被 誉为改革的吹鼓手。1990 年 8 月 15 日,正处英年的维克多崔不幸遭遇车祸,许多苏联国 民为之悲痛欲绝,5 名女子竟因此自杀。苏联解体后,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都争相将其作为 本国的伟人而加以纪念;而独联体各国的朝鲜族也以他为骄傲。 1989 年的统计表明,苏联朝鲜族受过高等教育者的比例,是全苏平均水平的两倍。朝鲜 族多数生活在城市,比例达 70%,但还有许多人种植水稻、洋葱等。 4.朝鲜与韩国在中亚“暗战” 1988 年以后,随着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推行改革,朝鲜族的民族意识开始复兴,出现 了许多朝鲜文出版物。列宁格勒(今圣彼得堡)出版了朝鲜文杂志《高丽萨拉姆》和日报《高 丽伊利波》。朝鲜半岛的南北对立意识形态也延伸到中亚的朝鲜族群中。 1990 年,苏联与韩国建交,苏联朝鲜族与韩国的联系迅速活跃。韩国在 20 世纪 80 年代 取得的经济成就使许多朝鲜族感到自豪。1988~1992 年,大批苏联朝鲜族开始学习首尔方言, 学习传统习俗、礼仪,开始文化和民族的寻根活动。韩国对苏联朝鲜族也感到很新奇。 1989 年后,苏联朝鲜族与朝鲜也有联系。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成立了一个“朝鲜统一促进会”, 该协会意在复兴民族语言,让朝鲜族了解朝鲜,了解主体思想。朝鲜与韩国都在暗中较劲, 希望中亚的朝鲜族人向自己靠拢。1991 年苏联解体后,哈萨克斯坦的“朝鲜文化中心协会” 越来越亲韩。塔什干有韩文报纸《统一报》和《韩国报》,此外,乌兹别克斯坦国家电视台还 有韩语频道,朝鲜族又重新过起春节等传统节日。1991 年 5 月,“全苏朝鲜族协会”成立, 其目标是将苏联朝鲜族联合起来。各地也出现了朝鲜族协会,最初担任领导人的是一些在学 术上有声望的知识分子;但到 20 世纪 90 年代中期以后,改由大商人充任。这些协会的派系 斗争导致不断出现丑闻。 5.韩国趁机传播天主教 苏联解体后,朝鲜族分散在不同的国家。中亚的朝鲜族一方面认同自己是朝鲜族,同时 表示:永远牢记中亚人民在苦难岁月给予的帮助,忠于中亚国家。 解体为朝鲜族带来机遇。中亚朝鲜族受教育程度较高,在经济领域很活跃。多数朝鲜族 经商都很成功,不少人成为中亚的商界精英。在乌兹别克斯坦各族中,朝鲜族的百万富翁最 多,该国航空公司的领导人瓦列里就是一名朝鲜族;有一位朝鲜族将军还得到乌兹别克斯坦 总统的称赞。1991 年苏联解体后,许多中亚朝鲜族面临信仰危机。这时,许多韩国传教士来 到中亚建教堂,传播天主教,许多朝鲜族成为信徒。仅阿拉木图一地,就有几十个韩国和美 国传教士建的教堂。韩国天主教派成为朝鲜族的民族宗教。 当然,由于民族歧视、经济落后、国民贫困化等原因,也有朝鲜族离开中亚,移居俄罗 斯等国。1994 年,俄政府通过《关于为被镇压民族平反的法律》,承认 1937 年苏联政府对朝 鲜族的强制迁徙是错误的,并完全恢复其正当权利和自由;强迁到他国的朝鲜族回到原来在 俄罗斯的常住地的,可拥有俄罗斯国籍。 6.愿意去韩国的人很少 尽管韩国很富裕,不少中亚朝鲜族对韩国和韩国人态度冷淡,愿意去韩国的人很少。20 世纪 90 年代初迸发的民族热情归于平淡。许多韩国人认为,所有朝鲜族都应该说朝鲜语—— 而且应该说首尔方言;一些韩国人歧视中亚朝鲜族,认为他们都很穷,并且公然表达这种观 念,这损害了中亚朝鲜族的自尊心。 许多朝鲜族青年觉得很难掌握现代韩语和文字,而且即使掌握了韩语也不见得有多少机 会。中亚朝鲜族与韩国人的心理已有很大差别,要在韩国扎根,须克服许多文化障碍。他们 很难融入当代韩国社会,只能做一些粗活、重活、累活。

本文来自:杭州韩语

2017-06-07

     上一篇:带你揭秘韩国女生夜生活,开放程度实在令人吃惊   下一篇:生活的发现.中文字幕.迅雷下载